非虛

只是想写写黑14和马鹿一…。

♦自我满足用【54←1】
♦没深度没文笔流水账一样的东西…随便看看就好…
♦没有天使十四松
♦以上可以的话请↓

——————
人们对十四松的印象一直有着微小偏差。

松野家排行第五的孩子,拥有明亮的颜色和总是笑着的脸,看上去亲切又温和,大多数人会因为他的模样而直接联想到天使这样的名词。

但十四松本人却十分清楚,正常和怪异这两种极端在自己身上仅有一线之隔。其实年纪尚小时也曾有过“想成为和大家一样的普通人”这样的想法,于是他把形同“怪物”的另一半不作声地掩藏起来。

只是意外总会发生,怪物的气场往往更能压制作为人类的意愿。往后越来越多的人从他身边离去,熟悉的或是陌生的,都隐隐察觉到了十四松天生的危险气...

无名。【完结】

【*BGM:ライフゲーム】

---------

一松哥哥看着他的神情,专注得总让他错觉的认为是在看着整个世界。

十四松喜欢看他深邃沉稳的眼睛,像倒映着星空的海洋一样漂亮,眼瞳里悄然间就会被各种各样的情绪装满,渴求,幸福,悲伤,忧郁……那都是只有十四松才看得到的,一松深藏在眼底的感情。

满足了吗?肯定没有啊。

他还想看一松哥哥更多更多的表情,只有他一个人知晓的表情。

眼角微红泛泪的模样,宠溺微笑抚摸他头的模样,沉浸在吻里情迷意乱的模样……那都是只属于自己的一松哥哥。

一松哥哥最开始紧紧抓着自己背后的衣服,之后像是害怕抓疼他一样猛地松软了气力,改为更紧的拥抱,如同安下心来收了利爪的猫...

无名。【四】

【前言:
   *配合BGM食用更佳:ライフゲーム—ねこぼーろ
   *亲吻有】
  
---------------

毫无防备地被那双温暖的手压下了身,之后就已经被圈进了同样温暖的怀抱,被抚摸,被环住腰,十四松较高的体温透过睡衣传达到一松冰凉的皮肤上,一瞬间的烫意被结合成了恰到好处的微暖。

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到紧拥他的十四松压低了声音开口,一松哥哥的表情实在是太寂寞了,好像失去了重要的东西。

十四松平时聒噪的声线突然变得轻缓,一松任他收紧手臂,听着他胸口越发轻快的心跳声,反而安下心来。

“十四松,你抱得太紧了。”

即便嘴里说...

无名。【三】

【三】

一松猛地睁开双眼,恍惚一会后发现枕头有一小块被眼泪浸润了。

在梦里哭这种事,原来是真的啊。

他磨蹭了好一会,等到终于想要爬起来的时候,却被吓了一跳。

本该和自己相隔两方的十四松睡在了身边什么都没有的空地上,手随意地搭在他的腰际,嘴巴大张着呼吸,睡得很是香甜。

看样子似乎是从对面滚过来的。

他盯着十四松看了好一会,最后动作轻柔地移开那只乱放的手,赶紧起身翻出单独的被子给他盖上。

然后一松坐了下来,静静看着十四松熟睡的容颜。就算是睡着了也是满足的笑颜,这样就好……这样就好。一松一边这样想着,一边走到窗边,微微拉开一点窗帘,让阳光透了几丝进来。

刚刚醒来还未适应强烈的光线,一...

无名。【二】

【二】

十四松消失了,连他明黄的卫衣也跟着不见了,像是兄弟里从来没有这个人一样,不管他怎么询问,怎么掏空回忆告诉兄弟们“十四松”是六子里的老五,他们也还是一副无奈的笑颜,长男揉揉他蓬松柔软的发,“一松,我们只有五个人哦。”

他跪坐在温暖的餐桌前,抬眼看向熟悉的位置——十四松不在。

一松把猫咪举起又放下,重复了几次这样无意义的动作后终于在猫咪抗议的叫声中把它放在了自己的膝上,如果是往常,十四松一定会冲过来胡乱折腾,把猫咪惹到炸毛为止。啊,那时候真是头疼啊,猫咪总是嘶叫着承受十四松过重的抚摸,而自己的耳朵也被十四松开怀的笑声刺激着。

真是个吵闹的家伙,回忆里这一微小的片段让一松微微笑了起来...

还是没有名字(。

椴松听到了开门的声音,随后见到的便是空松惊恐的表情。

他看着自己断掉的半身,笑着抬起了头,空松哥哥,这样的我没办法走路了,你能抱我到床铺上去吗。

然而只是张了嘴,发出的声音全是无意义的语气词。

椴松闭了嘴,因为无法说话,空松哥哥这样的笨蛋肯定不懂自己想要干什么,最重要的是,他一定被这样狼狈不堪的自己吓到了吧,就算是兄弟,变成这幅恐怖的模样,肯定也接受不了的。

椴松不再去看空松,索性支撑起上半身缓慢的爬了起来,反正空松哥哥下一秒就会离开了,被这样的我吓跑。

他努力地往前蹭着,动作迟缓,还没爬上几步,一大片温暖突然袭向他冰冷的身体。

“椴松……别怕,别怕,哥哥回来了。”

意义不明的安...

无名。【一】

【一】

十四松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开朗,善良,活泼,纯真,总是咧嘴笑着,宛若天使。

而他却恰好相反。阴暗,惰性,忧郁,负面,表情冷漠,像一个集合了所有不幸的黑洞。

他的视线常常追逐着弟弟的身影,那件亮黄的卫衣好像透过窗帘缝隙的阳光,让人觉得刺眼,但却能感受到确切的温暖。他好几次想要拽住十四松过长的衣袖,握紧藏在里面的手,切实地感受这个人的存在,但每次伸出手,十四松总会恰好回过头来,他便又将手轻轻放回,装做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拉起口罩盖住嘴。

如果说他是太阳的话,自己一定是乌云。

他多想抱一抱十四松,一定会被沾满阳光的气息。

*****

太过复杂的事,十四松什么都不懂。但是十四松...

其实是60话的脑洞文:【番外下·全文终】

〖码文用BGM:CHOCOLAT——TCY FORCE;Mariya Ise〗

不出所料,车门敞开的第一刻人们全都拥上前来,堀一把抓紧握住他的那只手,把鹿岛一起拉了进去。

座位被先上车的人坐满,赶早班的上班族和聊着天的学生们仍源源不断地踏进,容量不大的车厢没多久就被填满。

还好鹿岛抓的是手不是衣服。堀想起刚才挤进电车时拉她的力道,若是她抓紧了衣服,估计会被撕开一个大口子吧。

“前辈,可以放开了……”

鹿岛吃痛地轻唤一声,他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松了力道。那双手做惯了体力活,一下忘了轻重,鹿岛的手腕被握出一道浅浅的红印子,看样子真的是握太紧了。

“……痛不痛?”

他有些抱歉地看着鹿岛,...

其实是60话的脑洞文:【番外·上】

〖码文用BGM:Darling——范晓萱〈别问我为什么是这首……但是这首真的很戳我!感觉也是虐甜皆可的小情歌⁄(⁄ ⁄•⁄ω⁄•⁄ ⁄)⁄〉〗

「即使不言不语,我也会无条件地信任自己这颗鲜活的心脏。

它每一次跳跃所带动的血液都在遇见你时沸腾不已。

温柔地将讯息传递给迟钝而笨拙的我。」

今天的堀也准备“偶遇”鹿岛,“偶遇”自从送鹿岛回家后的第二天起就开始了。

鹿岛第一次在站台看到他时那惊讶又欣喜的笑容仍历历在目,她笑着的模样对于堀来说倒是随时可见,但被冷落后的他却将那视作失而复得的庆幸。像是一不小心就被鹿岛堪比阳光般的笑容下了诅咒,堀开始卡着时间赶最早的一班车,并不是想早点上学,而是默...

其实是60话的脑洞文:【五·终章】

〖码文用BGM:テディ——canappeco〗

【五】

「能坦率起来,就不至于错过。但他并不需要“坦率”这种累赘。

他的眼睛最是直率,只需稍稍留意,就能立刻找到少女。

他总是在找她,总是可以一瞬间察觉到她的存在。

所以想要错过,谈何容易。」

鹿岛怎么会不明白那些少女所想的事是什么,只是为了自己一刹那的慌乱不被堀发觉罢了。而当口中落下“王子殿下”的言语时,她的心立刻又会恢复平静。

她始终是顾虑着自己已经有些许明了的感情的,坚持要做前辈最可爱后辈的她一点也不想让堀为难。

但禁止交谈这种事,鹿岛一点也不想再来一次。

之前采纳了野崎的建议,鹿岛拼了命地不与堀接触,而她的初衷异常单纯,...

封笔。

© 非虛 | Powered by LOFTER